交費就能擺攤錢收哪兒去了
  近日,微博網友發佈微博稱,在北京朝陽區馬泉營村口,每月交450元可以在街邊擺攤。至於收取費用的自稱是城管派來的工作人員,城管和崔各莊鄉政府均稱,是對方“委托”的一家公司的員工所為。
  在記者走訪後,該路段多名攤販收到退款,同時被告知不許再擺攤。可是,有商販表示,退款並非全額,而是扣除實際出攤的天數的金額。既然是亂收費,以前的收費哪裡去了?怎麼可以不退還呢?商販們還得到了新的信息:可以交錢去別的街道擺攤。到底收費擺攤背後有怎樣的利益鏈,有關部門應該調查清楚。
  □趙素芹(市民)
  土壤修複咋能放任二次污染
  新京報報道,平谷區東高村鎮大旺務村村旁出現一個高約10米、足球場般大小的土堆,多名村民稱,該土堆散髮難聞的刺鼻性氣味。據介紹,這是從一家已搬遷香料廠運來修複的污染土。
  村民養的羊,莫名其妙地生病、死去和流產,很可能就是污染土造成的。就算這點暫時不確定,但那麼多沒有按要求噴灑抑味劑,沒做任何覆蓋的污染土,就那麼堆在村子旁邊,任由風吹、日曬、雨淋,對周圍環境帶來的污染,對村民健康產生的不利影響,應該不容置疑吧。
  周遭空氣中那麼嚴重的刺鼻味道,環保部門早咋就不管不問呢?污染場地修複,本是為了治污,咋能擴散污染呢?環保部門對污染場地修複進行批覆後,也應該對如何修複、修複過程,有追蹤和掌控,及時糾正、懲處違法行為,切實防止修複單位搞修複只為“通關”,至於是否污染別處,在所不顧。
  □何俊峰(職員)
  鎮政府前道路不能閑置
  北京房山區閻村鎮紫碼路路面狹窄,車流量大,而且每天都有很多重型卡車、油罐車、拖車從這裡通過,更糟糕的是,這條路沒有路燈,晚上漆黑一片,威脅到附近居民的出行安全。
  在紫碼路東側約400米處有一條與其平行的紫園北路,情況卻是截然相反。這條馬路十分寬闊,隔離綠化帶里種滿了綠植,輔路可以並行兩輛機動車。但路面上車輛稀少。路口不但懸掛著禁止貨車通行的標識,還設立一個崗亭,有協管員值班,不讓貨車通行。原來,紫園北路東側是閻村鎮政府、稅務所等辦公地點,路兩邊也沒有什麼居民區。
  如果相關部門暫時還沒有拓寬紫碼路的打算,那就應該將紫園北路開放,分流紫碼路上大貨車的車流,以緩解紫碼路的交通壓力。
  □薑曉秋(編輯)  (原標題:來信)
創作者介紹

防蹣寢具

xj93xjba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